重庆网_网聚重庆的力量!

重庆作家宋尾长篇力作《相遇》出版

文化 2021-02-06 15:33重庆日报

重庆作家宋尾长篇力作《相遇》出版

“小说的皮和骨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”

 

近日,重庆作家宋尾创作的长篇小说《相遇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。

24万字的《相遇》是宋尾的第二部长篇小说,讲述了三个毫无关系的男人,因为一桩案件被紧紧牵连在了一起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自救、施救,执着地拥抱那份人世中的微光。

宋尾写《相遇》的初衷是什么?目前他的两部长篇均被贴上了“悬疑”的标签,对此,他怎么看?书中,有大量关于重庆市井生活、人文风貌的描述,重庆这座城市对他的创作又有何影响?1月4日,重庆日报记者专访了宋尾。

书名来自威尔士诗坛泰斗的诗歌

宋尾原籍湖北天门,在重庆已生活了18个年头,著有诗集《给过去的信》、小说集《到世界里去》《奇妙故事集》,长篇小说《完美的七天》,曾获重庆文学奖、巴蜀青年文学奖。

2018年,首部长篇小说《完美的七天》刊行后,宋尾开始构思第二部长篇。因为反响不错,有人建议他续写《完美的七天》,“这个方案是可行的,但我还是想尝试和拓展更多的可能性。”宋尾表示。

宋尾生于1970年代,2016年辞职专事写作时已年过四十,这样的年龄让他对生活中潜藏的各种危机也更为敏感,他一直想写一部关于中年危机的小说。“可是,如果只是常规地写,‘咬’着一个人物来推进,也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后来他发现,中年危机在各个年龄段都普遍存在。于是他有了初步的构思,写三个人,分别为:60后、70后、80后。但如何将这三个人串联起来?这让他抓了很长时间脑壳。

几年前,宋尾曾短暂涉足过影视编剧,当时他依据一起国外骗保案写了一个短剧本。一天,他偶然翻到了这个短剧本,心头一动,“可以用一桩案子来串联起三个男人。”

小说的名字则来自他喜爱的威尔士诗坛泰斗R.S.托马斯的一首诗《相遇》:“你本可径自走过/走上那条山路,对两个生灵/在时空中的茫然相遇不用多想/每个生灵各自承载的意义/本没指望会被记载下来。”

“这首诗我读了好多遍,它也给了我灵感,隐隐地,我似乎知道要写什么和怎么写了,并干脆把小说取名《相遇》——事实上,也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。”宋尾认为。

酝酿近一年后,2019年初,宋尾开始动笔创作《相遇》,年底完成初稿。“2020年疫情宅家期间,我又改了许多次。在修改上花的工夫甚至比写更多,因为我希望它好看,又是可信的。”

“我的很多作品都在探究生活的悬疑”

无论是《完美的七天》还是《相遇》,都被外界界定为悬疑小说,对此,宋尾怎么看?

“我在写《完美的七天》的时候,没有想过它是悬疑小说。”《完美的七天》在《收获》2018年春季长篇专号首发,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后,不少评论家、影视从业者都认为这是一部悬疑小说。“这样的反馈,让我意识到其实我的很多作品都在探究生活的悬疑、潜伏于平凡人身上的日常之谜。这也提示了我,可以利用悬疑的方式讲故事。尤其是长篇,悬疑性总是会让小说更好看。”宋尾说。

《相遇》责编、作家出版社编辑赵超评价:“宋尾的小说好读、耐读,其文风具有超强画面感,配之以紧凑有序的结构,丰富的情节以及凝练干净的对话。最让人赞叹的是,这悬疑的壳里,装的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内核:勇气,以及情义的相惜。《相遇》是一个男人之间重承诺、责任和情谊的故事。”

《相遇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一桩意外身故的保险查证任务交到了理赔调查员周天树手上,死者任铁围,是一家老企业的留守职工;而逃逸的嫌疑人李立冬,则是周天树一直寻找的救命恩人。随着案件调查的推进,他们的人生之谜也慢慢被揭开……

和以往的小说一样,《相遇》讲述的也是都市人的故事。宋尾表示,2007年他刚开始学写小说时,发现好多小说都是乡村题材的,关注城市人群的并不多,尤其是个体的人在心理上遭受或正发生的困境。

宋尾擅写城市里的普通人,他的小说里常有悲哀的成分,“但这一篇,我想在写悲哀的同时也写出一丝人间暖意。”

《相遇》的表征可能是一个案件,但那只是一根线,真正的核心,是故事背后,三个男人的自救与施救,是属于父亲、丈夫的责任,是善良与善良的相遇。

正如重庆小说家贺斌所言:“《相遇》一整个错综复杂的罪案背后,隐含的,却是一份深情的告白。在穿越了迢迢路途的相会之后,至少有心心相印的慰藉和不计得失的相助。”

把重庆的山、水、古镇进行剪辑

《相遇》中有大量重庆市井生活的场景描述,故事的主要发生地设置在了磁器口的凤凰山,沙坪坝、解放碑等重庆地名也出现在小说中。

2004-2005年,宋尾曾在磁器口一隅的童家桥租住过两年。后来,他主编一本讲述磁器口文化的刊物,几乎走遍了磁器口的每条街、每条小巷,掌握了许多故事和素材。“我也常带重庆人来游玩,因为我很熟悉这里。”

在《相遇》中,宋尾把凤凰山进行了文学化的加工,“我把这里的山、水、古镇,按照我的想法进行剪辑和拼贴,再在凤凰山下虚构了一个老厂,让这里成为了故事的主要发生地。”

“如果一个作家长期生活在一个地方而不去写它,那是一种失职。你要问我为什么总写重庆?我在重庆生活了18年,这座城市已经是我的家了。我不可能写一个上海的故事、纽约的故事,我的故事只能落脚在这儿。”宋尾说,读者读一部长篇小说,最终得到的不仅是故事,还有故事里的人,以及在故事里经过的这座城。

所以,《相遇》中有硕大的黄葛树,有热闹的卤菜摊,有河坝边的老茶馆,还有长长的石梯和坡坎。“我写的小说的皮和骨是从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。”宋尾说。

据悉,已有公司在接洽《相遇》的影视版权。而《完美的七天》影视版权已于2019年出售给北京一家影视公司,制作悬疑类网剧,目前在剧本改编当中。

宋尾称:“去年最火的‘迷雾剧场’中6部有4部是在重庆拍摄的,但可惜的是,重庆在这些故事里只是背景,我希望的是,重庆是故事的主角。

发表评论
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©2020 重庆网 www.incq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 国家工信部备案:渝ICP备19004079号-4

合作咨询:124400015 E_mail:1319329@qq.com